您现在的位置:盐城政法网>> 以案说法>>正文内容

机动车保险的受益人


  现如今汽车越来越普及,已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是随着汽车数量越来越多,交通事故的发生率也大大提高了。很多车主都会买一些保险用来进行保障,那么,当交通事故发生后进行保险理赔时,应当注意哪些理赔程序呢? 
  2018年8月4日,正值盛夏,中午1点多钟,很多人尚在午休,阜宁县公安局三灶派出所的接警电话突然响起,有人报警称一辆轿车在行驶过程中翻入河中。赶赴现场后,民警发现一辆白色小轿车倒翻在河中,汽车驾驶员已被人救上岸,120救护人员正在对其进行抢救。尽管急救人员竭力抢救,但因其溺水时间过长,最终未能抢救过来。 
  阜宁县公安局交巡警大队调查得知,死者名叫徐世良,38岁,就是当地人。事发地是一条6米宽的水泥路,死者沿着该路由西向东行驶时,不慎斜着驶入河中。而当日中午行人也较少,发生事故的原因可能是驾驶员注意力不集中。 
  事故发生之后,徐世良的尸体暂时被运到殡仪馆,阜宁县人民医院也出具居民死亡医学证明,证明徐世良于事故当日溺水身亡。可就在阜宁县公安局交巡警大队准备对徐世良进行尸检,进一步调查事故原因时,死者家属却主动申请要求自行处理。 
  原来,在死者家属看来,徐世良驾车坠河溺水身亡是单方事故,无其他肇事者,出于当地民俗考虑,与其煎熬等待尸检报告,不如让徐世良早日入土为安。 
  就在家属办丧事整理遗物时,死者妻子李淑芬意外发现了四份驾乘人员意外伤害险保单。发现保单后,李淑芬立即通知相关保险公司其丈夫发生意外的事实,当时死者遗体还未火化。此后,李淑芬一直与保险公司沟通保险理赔事宜,但双方始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无奈之下,今年1月7日,死者的四位法定继承人一纸诉状将相关保险公司诉至阜宁县人民法院。 
  阜宁法院受理此案后,经调查发现,因实际车主徐世良无法在苏州为其汽车上牌,案涉车辆实际登记于其妻弟李东名下,故其中两份与案涉车辆绑定的保险是以李东名义购买。而根据《保险法》的规定,受益人是指人身保险合同中由被保险人或者投保人指定的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人。投保人、被保险人可以为受益人。也就是说,这两份保险的受益对象其实是不特定的,只要实际驾驶人和乘坐人没有无法获得保险理赔的情形,在发生意外事故后可以获得理赔,成为实际受益人。 
  后来,经承办法官做工作,其中两起保险纠纷,原被告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后,原告方向法院申请了撤诉。可剩余两起案件的被告方保险公司对原告方主张的保险理赔又提出了异议。他们认为,事故发生时间在中午,死者可能存在酒后驾车行为。 
  为彻底解决双方争议,承办法官决定到事发地及周边进行实地走访调查,查清死者驾车坠河的真正原因。通过向周围老百姓了解,没有人提出死者存在饮酒的情况,交警部门也没有证据反映死者存在饮酒行为。一位事故现场的目击者表示,当时他看到死者驾驶中决定将汽车调转方向,但因操作不慎,将车驶入河中。 
  同时,承办法官也指出,在死者遗体未火化前,死者家属已向保险公司履行了通知义务,作为保险公司应当对事故发生的原因、性质及损失程度进行调查确认。不能因受益人向交警部门提出不要求交警部门处理,保险公司就放弃对事实的调查。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保险公司辩称其向交警部门申请调查死者生前状态,但其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因此,保险公司提出的怀疑死者酒后驾车是没有依据的。 
  一纸判决容易,但要做到案结事了却不易。考虑到原告方的实际情况,承办法官决定多做双方沟通工作,尽可能调解结案,让原告方的合法权益能够尽快变现。功夫也不负有心人,在承办法官的多次努力下,双方最终达成了调解协议,两保险公司分别赔偿原告10万元和3万元,案件得以圆满解决。 
  法官提醒:大家购买保险时,要详细了解所购保险的险种以及合同内容,以避免发生保险事故时,双方就责任范围、免责条款产生争议,致使所购保险的保险利益无法得到实现。同时,对于保险人来讲,在承保时应将保险责任范围、免责条款等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并记录在保险合同中,以免产生争议。购买保险后,也应当及时将相关情况告知亲属等利益相关人。“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最重要的是,大家一定要谨慎驾驶,注意行车安全,这样才能保护自身和他人生命财产安全。(案中人物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