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盐城政法网>> 以案说法>>正文内容

保护区内捕螃蟹 触犯法律罚四千

 
  编者按:盐城坐落于黄海之滨,海洋、森林、湿地赋予了盐城绚丽风光。其中,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上,就设有盐城湿地珍禽和大丰麋鹿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得天独厚的生态优势是盐城最核心的竞争力、最宝贵的财富。然而,总有一些人法律意识、环保意识淡薄,非法捕捞、狩猎野生物种资源,既破坏生态平衡,又令自身被追究刑责。 
  2017年9月的一天,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管护站站长李国涛像往常一样在珍禽保护区内巡视时,突然发现在保护区核心区内的多条芦苇荡里有捕捞鱼蟹用的地笼网。凭借多年的工作经验,他深知这些地笼网的持有人肯定会来收网。为了抓住这些非法捕捞者,他和同事们进行了周密部署,在放置地笼网的地点附近轮流蹲点。功夫不负有心人,10月的一天,他们终于等到了偷猎者。
  两名偷捕者张英和李红被当场抓获并被送到附近的边防派出所,公安机关迅速对两人的偷猎行为展开侦查。原来,张英和李红祖祖辈辈都是附近的渔民,习惯靠海吃海。在他们看来,在滩涂上捕捞螃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越界到保护区捕捞一些鱼蟹算不上违法犯罪。因此,两人制作了泡沫船阀,购买了地笼网,深入保护区内捕捞螃蟹。
  两人到案后,对违法捕捞的事实供认不讳。案件也很快被移送到检察机关审查起诉。2018年7月20日,东台市人民检察院将该案起诉至东台市人民法院。
  经审理查明,张英和李红三次使用自制泡沫船筏进入保护区核心区,将20只左右地笼网放至核心区水塘内,共计违法捕捞螃蟹近400斤。除第三次捕捞的194斤螃蟹被放生外,前两次捕捞的170余斤螃蟹,少数由两人食用,其余被两人以10元每斤的价格出售,共计获利1200余元。基于两人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退赃,最终,东台法院依法对两人从轻处罚,均判决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罚金四千元。一审判决后,两人均服判息诉,未提起上诉。
  这起案件对张英和李红的教训是深刻的,也给当地老百姓上了一堂生动的法治课,让他们对在自然保护区内捕猎的行为有了更加清晰地认识。既然自然保护区是不可触碰的“禁区”,那么,在自然保护区外的捕猎行为是否就不构成犯罪呢?其实不然!
  刘军是个地地道道的庄稼人。大半辈子从地里刨食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自家农田里因违法被抓。
  原来,刘军家种了二十多亩水稻,为了做好田间维护,每天凌晨,他都要起身到田里去查看。夏天时,耳边都是响声震天的蛙叫声。突然有一天,被蛙叫声扰得心烦的刘军,萌生了一个让他追悔莫及的想法。他想,田里青蛙那么多,抓几只尝尝也没什么。但事情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2018年7月7日凌晨,正在田里捕青蛙的刘军,被周边群众发现并报了警。公安机关接警后,迅速组织人员赶赴现场。经初步侦查,刘军以灯照、手抓的方式一共捕捉青蛙50只。经鉴定,这些青蛙都是属于国家保护的“三有动物”。
  案件很快被移送到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今年6月27日,18新利怎么样 人民检察院将该案起诉至黄海湿地环境资源法庭。7月12日,该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刘军对检察机关指控的违法捕捉青蛙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刘军捕捉时间是当年的7月,属于江苏省禁猎期(每年3月1日至11月30日)。
  东台法院经审理认为,刘军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期非法狩猎野生动物,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构成非法狩猎罪。基于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认罪认罚,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最终,判处刘军罚金两千元。一审判决后,刘军服判息诉,未提起上诉。刘军捕捉的青蛙亦予以放生。
  法官提醒:大家餐桌上食用的螃蟹、牛蛙等一般都是养殖的,而非野生的,所以正常也不会构成犯罪。但这两起案件的被告人捕捞、狩猎的都是野生动物资源,属于国家保护的“三有动物”,即有益的、有重要经济价值、有科学研究价值的野生动物。一旦存在违法捕捞、狩猎行为,达到情节严重程度的,将会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近年来,虽然国家一直对非法捕捞、偷猎行为予以重点打击,但仍然有不少不法分子在高利益诱惑下铤而走险。在此,首先告诫这些不法分子,保护环境,人人有责,违法捕猎必然难逃法网。其次,需要提醒大家,要切实提高法治意识,千万不要简单认为螃蟹、青蛙、麻雀、野鸡等看似平常的物种即可随意捕杀。特别是一些靠近水产或狩猎区域的公众,要详细了解当地的禁捕区、禁捕期等,以免因错误认识导致自己身陷囹圄。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拒绝购买和食用野生动物制品,没有了利益,也就不会有非法捕猎者了。   (案中人物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