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盐城政法网>> 政法文化>>正文内容

很多人都不知道,从那一天起,山上就有了警察。

后来,许多人问我,走上那片荒山一路踟蹰的心情,我想起的不是整日的颠簸与孤寂,而是一些人,普通的人;一些事,不普通的事,以及那久久回荡在山野的风,和那浩瀚银河下夜夜闪耀的星光。

————致乌什塔拉派出所铜矿山警务室  

在距离新疆和硕县城200余公里处有这样一个地方,需要越过近一小时无信号覆盖的百里无人区,再拨开漫天的风沙,才能到达的乌什塔拉乡则斯特村铜矿山。

这里没有信号,没有淡水,也没有电,冬季寒风刺骨,夏季虫蚊成群,条件足以填满你想象中所有的恶劣。按理说,这样的地方不会有人居住,但在这里,有荒地,也有农田;有渔湖,也有牧场,所以,这里,也就有了他们。

2017年2月6日,和硕县乌什塔拉乡则斯特村铜矿山上成立了第一个警务室,在拦下了一辆超载20余人的面包车后,山上的农牧民们都知道了——山上有了警察

今天选择跟大家分享这里的故事,是因为在这里,我看见三个平凡警察的故事,以及他们身上坚持和纯粹的力量,还有那份普通人精神世界中的光芒。

初到铜矿山时,这里只有村委会,并没有警务室,一个在狂风中越显单薄的房屋。后经过协商,这里就变成了铜矿山警务室,驻守这里的三位警察,分别是马永兵,李勇和都格尔。

这一守,就是三年。

铜矿山警务室管辖面积400平方公里,辖区常住人口却只有2户7人。但,这里有5万8千亩农作物种植区域,包括棉花、玉米、小麦、食葵等。每到农忙季节,总会有大批务工人员上山,最多的时候,这里每天能够接纳4000余人。辖区分布重点单位一家——塔里木输油气分公司四道班压气站。加上在以当地路段命名的“六十公里处”,还有一个活像电影《无人区》中一模一样的水货供应点。除此之外,就是无极的农田和旷野。

全年最高气温零上43-45℃。最低气温零下35℃。所以说,这里并无春秋,只有冬夏

三年的时间里,三人跑遍了辖区的角角落落,每一条道路上,都有他们滴落的汗水;每一座山头上,都有他们攀爬的足迹。他们熟悉每一个种植大户,包括占地面积,所产农作物,经年的收成,农忙时需要的务工人员数量,甚至个人的脾气秉性,这些他们都一清二楚。而相较于他们来说,村民们更熟悉的,是那带着红蓝警灯的车辆,和黝黑的面庞以及憨厚的笑脸。

“他们是我的孩子!”“他们是我的兄弟!”“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村民们总会这样说。

2018年12月30日,是铜矿山警务室李勇的生日,但他怎么也没想到,那竟是他最接近死亡的一天。

12月30日清晨,一伙村民匆忙跑到铜矿山警务室报警称,有一位患有精神障碍的居民因与当地老板发生口角,于昨夜凌晨5点跑入警务室以西无人区内的梧桐林,至今未出。时节已至严冬,大伙都慌了神,深怕再晚一些会出意外,接警后,李勇三人立即赶往现场。

由于梧桐林覆盖区域太广,而且枯木丛生,车辆无法进入,人进入其中视线基本都被挡住,在经过简单的现场勘察后,马永兵决定,三人分三个方向进入梧桐林搜救,并嘱咐村民守好各个出口,留意走失人员。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找就是整整一天一夜,在搜救的过程中,搜救时间越长,李勇等人的心就越沉。

在极度严寒的天气下,拖得时间越久越不利,然而,他们只顾着紧张走失村民的安危,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正在向他们逼近。

在奔走了十数个小时之后,李勇等人渐渐感到体力不支,暗夜渐渐来临,寒意更是悄然侵袭了全身,每走一步,都很艰难,这时他们才发现迷失了方向,四周都是陌生却又相似的树木,怎么办?“不管了,先找人,向前!”

就这样,没有人知道后来他们是靠什么坚持下来的,只知道在第二天接近中午时,他们奇迹般的将走失人员平安带回。据他们回忆,找到这位走失村民的时候,他的目光已经变得呆滞,身旁有一堆即将熄灭的火堆,李勇三人使尽最后的力气,轮流背着他,踉跄地走出了梧桐林。后来,李勇回忆,那天他真的觉得自己已接近死亡,生日当天,差点成为自己一生的终点。

“那,还有下次的话,你们还选择救他吗?”我饶有兴致地问道。

“救!”“总要对得起百姓的信任!”

看着他们坚定的目光,我忽然明白,也许这就是身穿警服的意义所在。

不是归途,是千里奔波,雪中送炭;不是邻里,是素不相识,舍命相援。

后来一次,在辖区南山与博湖县交界的地方,丁丁食品厂路口处,突发洪水,多处塌方,一个旅游车辆被困,接警后他们迅速赶往现场,二话没说,三人就冲进水里,在水漫过腰间的泥潭中,顺利拖出游客。由于出警时赶得太急,返程的路上还没到警务室,车辆就报废了,拖着疲倦的身躯,三人一路推着报废的车辆,身上那说不清是泥是水还是浸透了的汗滴,给本就负重的他们,又增添了一丝沉重。

不同的事件时有发生,但相同的信仰却支撑他们,拼尽全力。

“这片辖区真的很广,有些地方特别偏僻,可能那里的人一辈子都不知道这片山区有警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向你寻求帮助,我们要走过去,要让他们知道,辖区里,有我们,有人民警察。”警务室负责人马永兵这样说道。

“有的人可能一辈子也没有机会体验这种生活,当然,他也体会不到在这种生活下,我们和老百姓打磨出来的这种幸福与快乐。我们不觉得辛苦!”警务室民警李勇这样说道。

你可能不知道,他们喝过超标正常饮用水标准二十倍的井水,吃过你这辈子加起来乘以十也达不到数量的泡面,帮助过自己数也数不清的农牧民,穿着不知道洗烂了多少次还在坚持穿的警服……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不过就是一个平平凡凡的小伙,一个普普通通的爸爸,一个真真实实的人民警察。

是啊,哪怕没有那么多的惊心动魄,生死一线,仅仅是日日看似稀松平常的坚守背后,又隐藏着多少坚持不懈的强韧与执着。

他们,像站立在这片山区中独立山巅的苍松,也许注定一生无法光彩夺目,但谁说他们平凡的成功不是成功。

我相信还有更多我们不知道的故事,还有更多可敬的人,等着我们去发现。这些平凡中的执着与坚守终将意义非凡。

作者:周天,和硕县公安局